提高风险防范能力,自觉抵制非法集资      打击非法集资,维护群众利益      打击非法集资齐参与,同享社会和谐共受益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业务版块 > 商务热点 > 详细内容
中企“走出去”行稳方能致远

近年来,我国企业境外投资步伐明显加快,规模和效益显著扩大和提升,为带动相关产品、技术、服务“走出去”,促进国内经济转型升级,深化与相关国家互利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国际国内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国企业开展境外投资既存在较好机遇,也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

为加强对境外投资的宏观指导,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推动境外投资持续合理有序健康发展,有效防范各类风险,自去年底以来,有关部门陆续出台政策遏制非理性投资。从大张旗鼓的鼓励“走出去”到进一步加强对外投资管理,政策风向标的调整应势而动。新形势下中国企业“走出去”路在何方?日前,在商务部投资促进局主办的2017中国企业“走出去”高峰论坛上,各界人士各抒己见,建言献策。

对外投资方向调控得宜

8月中旬,国务院办公厅批准转发国家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7〕74号),支持境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积极稳妥开展境外投资活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深化国际产能合作,带动国内优势产能、优质装备、适用技术输出,提升我国技术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弥补我国能源资源短缺,推动我国相关产业提质升级;限制境内企业开展与国家和平发展外交方针、互利共赢开放战略以及宏观调控政策不符的境外投资;禁止境内企业参与危害或可能危害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等的境外投资。

74号文及此前的外汇管制等系列新政对对外投资进行了有效调控,遏制了近几年对外非理性投资快速发展的势头,促使对外投资理性回归。统计显示,今年1~8月,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2个国家和地区的4700多家企业新增非金融类投资687亿美元,同比下降41%。

政策引导契合国家方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赵晋平认为,由于对非理性投资行为进行了制约,对外投资增速出现负增长的态势是正常的,是在经过高速增长之后的正常回归。“从国家战略来说,每个国家倡导、引导、鼓励对外投资都有其战略意图。”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申兵认为,遏制非理性投资可能会在短期内对“走出去”投资的数量产生一定影响,但从长远来说,只要是符合国家战略的投资,盈利机会就更多,因为其能得到国家的政策支持,就会获得更多机遇。

一直负责招商工作的中非泰达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魏建青介绍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企业反馈说海外投资审查更严了,要办理更多手续,资金汇出更难,也耗费一定时间。但魏建青认为,国家加强对外投资的引导和监管是必要的,区别了鼓励类清单和限制、禁止类清单,对境外经贸区来说是一种利好。鼓励类清单中包括基础设施、高新技术和先进制造业、装备技术、能源利用、农业合作及其服务领域投资,这些与海外经贸合作区设立的初衷和目标非常契合。政策的导向为真正想到海外投资,且符合国家产业发展规划及“走出去”政策相符的企业和产业提供了支持和便利。此外,加强对外投资的政策引导与“一带一路”倡议产业合作也相契合,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企业都会获得千载难逢的机遇。

“对非理性投资的限制,对国开行本身的业务影响不大,因为国开行在为企业提供‘走出去’支持方面,主要是支持能源资源、基础设施、国际产能合作及其装备制造‘走出去’等,这些都是符合国家政策方向的并购。”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处副处长李一君表示,国开行的办行方针是服务国家战略,依托国家信用。只要是国家需要,国开行就会努力贯彻执行,在这个前提下,再看看有什么自由度进行市场运作,进而核定相关项目。

对外投资增长过快是悖论

中国对外投资是不是增长得太快了,是否超过了自身发展水平的需要?赵晋平认为,所谓对外投资增长过快的结论显然难以成立。从宏观层面来看,我国对外投资还有长期的、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

赵晋平指出,过去几年中国对外投资平均增速达19%,对全球对外投资保持平稳增长作出了直接的贡献。还应看到,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占全球跨境直接投资的比重除2015年小幅度回落外,近几年持续上升,到2016年升至12%。中国是全球跨境投资最具活力、积极的因素。

然而,中国对外投资相对规模仍然偏小。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对外投资存量占全球GDP的比重高达34%;发展中国家对外投资存量占GDP的比重为18.3%;中国仅占9.2%,远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甚至比其他新兴国家,如俄罗斯和巴西还低。即便是对外投资增速最快的2016年占GDP的比重超过了10%,但中国对外投资规模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仍存在一定差距。

同时,“走出去”必然面临许多风险和困难。赵晋平提醒出海企业和投资机构,在策略选择上要做到行稳致远,要有风险意识,制定好发展策略和规划。他认为,遏制非理性投资、引导“走出去”方向从另一角度来看也是在帮助企业规避和降低风险。

李一君也认为,对企业而言,如何规划“走出去”战略,了解所处产业在国际上的分工和地位非常重要。例如,我国水泥产能过剩,企业拟进行产业转移,走出去在埃塞俄比亚建了许多水泥厂,结果造成了埃塞市场水泥产能过剩。因此,政府应该对企业的海外投资和布局进行指导,诸如水泥、光伏、文娱、体育产业的投资应当受到一定限制和审查,避免无序非理性的投资影响到国家方略。(来源:国际商报)

发布时间:2017-10-11